《好声音》唱红了《南山南》原唱自己都感到意外
官网 发布时间:2015-09-02

视频: live版:张磊《南山南》 中国好声音0731

《好声音》唱红了《南山南》原唱自己都感到意外

《好声音》唱红了《南山南》原唱自己都感到意外

《好声音》唱红了《南山南》原唱自己都感到意外

《好声音》唱红了《南山南》原唱自己都感到意外

7月31日晚,第四季《中国好声音》播出第三期,许多观众听到了一首自己并不熟悉的歌,名字叫《南山南》。节目结束,这首歌的热度持续发酵,一直徘徊在热搜榜上。《南山南》的走红程度让原来就喜欢它的人惊讶:“原来还有这么多人不知道这首歌”,连原唱者马頔自己都感到意外:“之前朋友参加《中国好声音》录制就告诉我有人唱《南山南》了,也没当回事,可昨天到现在突然几万条艾特着实吓我一跳,有这么多人喜欢这歌,挺感激的。”盲选结束,《南山南》成为了最被人记住的一首歌,安于一隅的民谣再次被推到大众面前。

点击进入蓝莓视频观看第四季《中国好声音》完整视频>>

在电视上唱民谣

从第二季开始,《中国好声音》每年都会出现民谣,第二季纪海星的《狐狸》,第三季张婧懿的《玫瑰》和《斑马斑马》,还有第四季的《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和《南山南》。虽然屡屡出现,但每一次在“好声音”看到民谣,人们还是会感到吃惊,即使在聚光灯下,相比激烈的摇滚和深沉的情歌,娓娓道来的民谣依然显得很安静。在《中国好声音》这样具有一定竞技性质的舞台,它的安静独树一帜。

在《中国好声音》副总导演吴群达(下称达达)看来,民谣这种“安静”的气质正是它的魅力所在:“民谣它是讲故事的,安安静静听歌中的故事,而不是像一些人唱歌炫耀他的技巧、声音或者那些浮华的东西。”

除了《中国好声音》,达达也是第二季《中国好歌曲》的总导演,这一档寻找优秀唱作人的节目让他认识了许多中国民谣圈的歌手们,包括《南山南》的原唱马頔。在与民谣歌者们接触时,达达发现他们身上都有独特的气质:“如果是真正的民谣歌者,他自己会散发一种和快速的、消费的现代社会很不一样的魅力。”在达达看来,区别于歌唱技巧,这种魅力在“好声音”的舞台有它的作用,这也让他坚定了“好声音”上应该出现民谣:“现在的老百姓,包括我们的导师,不光听歌,也会看人,这样的人格魅力在某一瞬间会非常打动人。”

张磊的《南山南》

在为盲选做准备的时候,张磊一口气给导演组递了三、四十首备选曲目,其中不乏让导演组大跌眼镜者,比如蔡依林的《舞娘》。达达对张磊演唱的《舞娘》印象深刻:“你能感受到一个舞娘的孤独、寂寞、无奈和快乐。”他第一次注意到这首歌的歌词中原来写了这么多内容,在此之前他对这首歌的印象仅仅是的妩媚的腰肢和酷炫的舞台。张磊的歌声仿佛有神奇的魔力,每一首歌由他唱出来都变成了一个故事,达达情不自禁地去聆听故事,去听主人翁的遭遇,去感受主人翁的心情,最后被他打动。

同样让达达震惊的还有张磊唱的《原来你什么都不想要》,作为一个音乐节目导演,这首被“唱烂”的张惠妹代表作他早已听过无数遍,变成了“一个抽象的符号”,但张磊却让他重新发现 “原来这首歌的歌词写得不错”。

张磊这种“讲述”音乐的能力,达达认为是因为张磊有“民谣精神”。“它让你回到歌曲本质,去掉那些所谓的转调啊,歌曲要有起伏啊,要有大嗓门里去喊啊,那些其实不那么音乐本质的东西,让你回归到音乐和歌曲本身的情感表述中去。”

张磊版的《南山南》播出后,不可避免地与马頔的原版作比较。“翻唱的传统在民谣里是一直有的”,达达举了鲍勃迪伦的例子:“他最早就是翻唱Woody Guthrie的,Woody Guthrie是民谣之父”。在达达听到张磊演唱的《南山南》时,他感受到了生命力的涌动:“哪怕你没有听到他讲述自己的故事、他从东北到西北到西北的经历,你都可以感受到和马頔的《南山南》是有不一样的生命特质的”。这恰好证明这是一次成功的翻唱,因为在达达看来,“翻唱这件事是在于你的自我,什么叫有意义有价值的翻唱,是你把你的生命力放到了那首你要翻唱的歌里”。

民谣的新听众

并没有统计数据能说明到底有多少人因为“好声音”喜欢上民谣,但对于达达而言,他最直观的感受来自于自己的丈母娘,这位老太太现在也开始听《董小姐》、《南山南》这些民谣,特别喜欢的是第一季《中国好歌曲》中出现的《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

达达很高兴看到这样的转变:“现代的人自己和自己相处的时间太少了,我们孤独了寂寞了,第一反应不是自己要和自己相处,而是我尽快到广场上找人一起跳舞。”然而热闹只是暂时的,你还是需要真正面对你自己,达达认为民谣“有这样的魔力”,“把个人重新拉回个人的主体”:“你在这个世界上存在,如果你少了自己跟自己相处的时间,你就少了自己探索自己的时间、空间和过程,你只能以糊里糊涂、随大流的方式活着,这样就太可悲了”。现在,《中国好声音》让大家都把民谣听进去,让达达感到非常欣慰,觉得“算是做了一些有意义的事”:“总比大家都在听一些网络歌曲好吧。”

《南山南》大火,许多民谣爱好者却反而怨声载道,曾经安安静静地喜欢着马頔的粉丝,觉得自己的领地被侵蚀、被辜负了。“我觉得这个问题,借用在‘好歌曲’刘欢老师的一句话说,‘小众音乐不该画地为牢’。”达达回应道。刘欢的这段表述当时在音乐圈引起很多讨论,许多音乐人倍感认同。虽然在追随者心中,这些音乐人在“圈子”里已经举足轻重,但事实上,“圈子”之外的普罗大众却对他们知之甚少。在做《中国好歌曲》时,达达认识的民谣音乐人们生活状况都很艰苦,已经出名有粉丝了的赵雷在一个十平方米的四合院房间里写歌,莫西子诗梦想攒钱给女朋友买一架二手钢琴。“做音乐的人要自由,要是你的生存都非常不自由,你怎么自由地去创造?”通过电视音乐节目的传播,用自己的才华堂堂正正改善自己的生活,对于这些音乐人,无疑是不错的选择。

节目结束后,达达仍然关注着赵雷、莫西子诗、周三这些人的发展,他听了赵雷《吉姆餐厅》的新专辑,觉得特别好听,专辑中的新歌《少年锦时》出现在第四季“好声音”汪峰组导师考核中,而这甚至成为了赵雷年底北京个人演唱会的重要卖点,写在了官方宣传文案当中。达达高兴于他们获得了更多的认可,还有自由,“现在他可以有实力去出更多让大家觉得好听的歌了”。而正如乐评人邓柯在《秀与民谣》一文中写道的:“对于民谣的推广和传播,我们也应该抱着更开放和积极的心态。已经在小圈子里‘火’起来的好作品,凭啥不让人家上电视再火一把啊?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