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晴: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蕴藏让人上瘾的美丽

发布时间:2008-10-15 18:30
来源:中国网

    如果不是正在浙江卫视热播的《宽恕》,许晴也许就这样慢慢淡出观众视线。但她就有这样一种魔力,就算“消失”再久,只要她的电视剧上档,那批“专一”的观众又回来了。所以她敢“丢下”观众到美国去求学,敢呆在家一头扎进书堆整整一年不拍戏。“因为我感觉自己越拍越空了,我得往里充实点什么。”许晴说,这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守候她蜕变的观众负责。


 


    越拍越空迫使许晴远走美国



    林珠的出现令在场的所有人眼前一亮,她穿一件极优雅、极贵气的黑色晚礼服,衬托出她风情万种的魅力,康伟业不禁惊呆……


 


    野猫子轻轻唱起一曲清泉般的小调,在她回头对着他灿然一笑时,诗人艾芜竟忘记了自己身处何方………


 


    金枝在地铁站里与男友忘情地嬉戏追跑,她洋溢着笑脸回头望了一眼王志文,露出两只浅浅的酒窝……


 


    栎阳公主以唇压唇将汤饭一口一口送进高渐离嘴中,她的眼神里充满柔情爱意、崇敬与执着,高渐离在那一瞬间陷入了栎阳的情网……


 


    这些都是许晴,这些又都不是许晴。戏里的许晴,或风情或清纯,或狂野或保守,戏外的许晴,却是单调得不愿意参加任何派对晚会的“宅女”。别想在商业活动或者颁奖晚会上看到她,在北京的某个书店,倒还是常有机会偶遇许晴。不过,现在想看到许晴,更加难了。不拍戏的时候,她就在美国,纽约大学电影制作专业还有一年的课程等着她完成。学生身份的许晴,比在国内活得更加自由,包里翻不出化妆品,架着眼镜走在街头,连从身边走过吹口哨的老外都没有,比普通人更普通。


 


    “但我却很享受这样的生活,感觉特别沉静,又特别充实。”深夜接受《金鹰报》专访,许晴的声音多了几分慵懒,却不像想象中的那样性感。许晴笑了,“别老是把我定格在林珠身上,第三者的帽子,也该摘了。”


 


    也对,除了林珠,许晴还有更多的该被定格的影像,《笑傲江湖》中的任盈盈,《大清风云》里的孝庄,《沙家浜》中的阿庆嫂,记者如数家珍,许晴在电话里“咯咯咯”地笑。“听你这么一说,我还挺有成就感的。说实话,这么多年来,我敢说表现什么角色我都游刃有余,如果就这状态拍下去,也没问题。”


 


    但柔顺的许晴还是有野心的,挑战自己的野心,是支持她远走美国求学的最大动力。“真的,我这样不断重复的拍戏,感觉越拍越空。”这种从内心透出来的空洞感觉,经常会让许晴就算身处闹市,也会感觉到一个人在舞台的孤寂。


 


    所以她去了美国学习电影制作,闲暇的时候,她还去了伦敦生活,拍了很多很生活的照片。“最近在弄这些东西,已经有人愿意让我集结成书出版,算是对我留学生活的一个纪念吧。”


 


    许晴说,等她学成归来的时候,她的身份就不仅仅是演员了。


 


    姥姥的离开改变冷冰的许晴



    年过30的女演员,转型幕后,仿佛已经成了心照不宣的“蜕变”方式,比如许晴,再比如蒋雯丽。许晴也听说了蒋雯丽第一部电影要拍自己的爷爷。拍身边的人,作为新手导演来说,确实是最稳当又最能出彩的素材了。“但我不会,我不会拍我姥姥。她的一生,没有任何一个演员能够重现,就算我也不行。”仿佛预知记者会问什么,许晴抢着回答了。


 


    姥姥,是许晴生命中“可以动情去爱的”两个人之一。成为姥姥那样的女人,是许晴一生的追求。“我的姥姥,永远都是微笑着面对的一个人,我觉得她有从容、宽阔的胸怀,可以容纳很多东西。”在许晴和刘波新闻闹得最凶猛的时候,是姥姥在她身边开导她,“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留学美国之前,许晴在国内的最后一部戏就是《宽恕》。她几乎是每天流着眼泪拍完《宽恕》的。“因为那段时间姥姥生病住院了,情况很严重。”一想到姥姥就要离开自己,许晴就感觉被抽了主心骨一样,整个人轻飘飘的。《宽恕》杀青的时候,姥姥也去世了,许晴哭了一个星期,经历过这样的痛苦之后,许晴开始学着珍惜身边的人,“我有了一种洗尽铅华的感觉,我觉得姥姥让我重生了。”


 


    从那以后,很多人发现许晴变了,变得愿意和不同的人相处。《宽恕》的刘燕民导演说:“以前许晴也很美,但总感觉有距离感,但现在她的美丽,多了几分温暖,仿佛那种成熟的美丽已经渗透到那独特精致的气质里了。让人看一眼之后,还想再看一眼,像会上瘾一样。”


 


    看季羡林吃豆子感悟人生



    安静的时候,许晴总是在看书。现在有很多人说自己的爱好是读书,许晴觉得很奇怪。“对我而言,我觉得这是我的一种生活习惯,就像我需要吃饭一样,这是需要而不是爱好。”许晴说,她们家到处是书,什么种类的书都有,其中以季羡林和南怀瑾的书,她翻得最多。


 


    季羡林,许晴生命中另一位可以尽情去爱的老人。因为以前的恋人刘波师从季羡林,许晴得以接触到这位可爱的国学大师。她说,如果姥姥是通过生活的点滴影响着她的,那季羡林就是从精神方面鼓励着她。


 


    因为季羡林身体的原因,许晴和他见面的次数也不是很多,“但每一次见面都很有收获。”最近的一次见面,许晴和季羡林一起在他家的院子里喝茶聊天,“自己种的葡萄藤就那么自然在头上垂的,仿佛抬头就可以咬下一颗来,老爷子偷偷地要我带了花生豆过去,他家不让他吃,怕不消化。”


 


    看季羡林吃花生豆是件特别有意思的事,“他先是把盘里的豆子平铺好,然后从中间开始夹,夹了一圈之后,很快外围的豆子都涌到中间去了。老爷子着急了,就开始用手拈着吃,后来觉得不好意思,又放慢速度夹一粒放到口中,咬几口,停一下,反复几次才吞下,然后喝口茶润润喉,又开始夹另外一粒。”


 


    看着季羡林品尝花生豆的样子,许晴总是很感慨,“生活就是在一点一滴中流淌着的,我以前总怕别人说我老了,现在我不会执着地欣赏以前,那只是段记忆,人人都会经历。我现在永远觉得明天会比今天更好,所以我不怕老。”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