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大河2》豆瓣9.4年度开分最高的国产剧!宋运辉“事业线”太精彩

发布时间:2020-12-24 14:12
来源:浙江卫视

打破“续集必扑”的魔咒,《大江大河2》豆瓣开分9.4,成为年度开分最高的国产剧。故事承接上一部,以宋运辉、雷东宝、杨巡三位主要人物的奋斗历程,展示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经济领域的改革、社会生活的变迁。快节奏剧情、对现实生活体察入微的戏剧冲突以及原班人马富有感染力的细腻表演,都让这部剧播出后受到观众的一致好评。《大江大河2》每天19:30正在浙江卫视中国蓝剧场热播。

还记得第一部中,水书记对宋运辉说:“你要学会用世俗手段来保护你的梦想。”此番归来,宋运辉虽然还是那个满怀着理想主义的小辉,却也在历练中学会了职场之道。作为整部剧最受欢迎的角色,他专心“搞事业”这条线相当抓人。从金州到东海,宋运辉迎来人生中重要的转折点,也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故事以“厂斗”开篇,暗流涌动下的职场交锋名场面一个接一个,成为剧集开播就拿下高分的关键。同时,剧集还将妙笔落在宋运辉“金州女婿”的身份上,为他和程开颜的情感之变埋下伏笔。

宋运辉搞事业太好看了

“厂斗”开篇引人入胜,真实还原国企职场关系

有人的地方就有的斗争,更何况是人事关系复杂的国企。《大江大河2》开篇就上演东海“厂斗”。化工厂项目筹备处工作推进中,项目卡在报批阶段,每个人都在等宋运辉来。办公司看似平静实则暗流涌动。主任马保平不动声色、财务刘玉海眼观六路、技术韩则钢耿直莽撞、人事高祥荣八面玲珑,都不是“善茬”。宋运辉以超强的业务能力力挽狂澜,却也陷入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危机。

在你来我往的职场交锋中,令捕娱记印象最深刻的有三大名场面。

一是“东海F4”的火锅局。四个人打牙祭,刘玉海挑头:“可惜小宋不在啊,人还是不齐。”高祥荣接话,“人家南方人吃不惯,细致。咱就别热脸贴冷屁股了。”明里暗里,把宋运辉放到了他们的对立面。而主持大局的马保平笑着纠正:“要注意团结。”紧接着,刘玉海称听说东海项目要黄,自己正在走关系调走,也劝大家赶紧想办法走人。马主任表情微变,韩则钢火大,高祥荣阴阳怪气,这顿火锅吃到“重点”,立场、利益牵扯其中,也道出了复杂而真实的人际关系。

二是宋运辉与李司长和路司长的交锋。为了东海项目,宋运辉通过厂长闵忠生见到李司长,请他帮忙引见路司长。李司长官腔十足,拒绝话术一套套的,宋运辉见招拆招,“李司长,您是金州出来的最高级别领导,无论您怎么看我,实际上不可否认的是,我的失败某种意义上代表金州的失败。”李司长说:“东海你只不过是一个副主任,项目被否掉的责任落不到你的头上。你这么着急出头,东海其他同志会怎么看你?”宋运辉搬出闵厂长:“我跟老徐还算熟,请他出面帮忙呢,大不了就是我从哪儿来回哪儿去,但我不愿这样做,因为我不想让闵厂长为难。”这段层层递进的对话,体现出了宋运辉的成长与变化。他不再是那个愣头青,也懂得了如何与职场“老狐狸”过招。

通过李司长见到路司长,宋运辉认为东海项目相比滨海项目更具优势和前景,据理力争。路司长则从全局考虑,句句直指东海的弱项,以强势作风压制宋运辉。面对这个手握审批权力、做事不留余地、技术水平与自己不相上下的路司长,拥有主角光环的宋运辉第一次遭到全方位碾压。这一段三分钟的唇枪舌战爽感十足,王凯和李光洁飚戏非常过瘾,都献出了教科书级别的表演。

三是东海项目人事任命的出人意料。死磕路司长行不通,宋运辉走曲线救国路线,“越级审批”保住东海项目。不过,这也彻底得罪了路司长。部委下达东海项目的人事任命,路司长对宋运辉又是各种打压。宣布名单时,技术核心宋运辉成了排名最末的副厂长,“东海F4”面面相觑;更狠的是直接把宋运辉踢出北京核心项目组,赶回东海统管最苦的打桩基建工作。被边缘化的宋运辉只提出一个要求,把自己的人手调到东海,却也成了路司长挑拨人际关系的话头:“看看人家宋运辉同志,名单早就预备好了,这才有个打硬仗的样子。你们几个可落后了啊!”

戏剧张力十足、人物刻画丰满、职场博弈真实,《大江大河2》以引人入胜的开局赢得一片赞誉。东海项目推进的阻力可想而知,而且这种阻力不仅来自职场、官场的斗争,更是技术的较量。紧跟着宋运辉的事业线,雷东宝、杨巡这两条人物线也在推进中,前奏之后的高潮——对于年代风云的勾勒和深度剖析呈现将是剧情走向和重要看点。正如制片人侯鸿亮说:“我们想要呈现的,不是‘宅斗’‘厂斗’,而是跳出了局部矛盾,经历了时代沉淀后再度回眸的情节。其中包括‘南巡讲话’前后的剧变,彼时观念的碰撞、改革与保守的角力,我们能看到许多事情是锐意进取的人推动着历史往前走。”

人情制衡也很精彩

“金州女婿”埋下伏笔,情感之变不落俗套

看过《大江大河》原著的都知道,宋运辉和程开颜最终走向了离婚结局,与梁思申有新的感情线。剧集改编拔高了宋运辉这一人物的形象,而且第一部中他和程开颜甜度很高,两人的情感破裂如若落了小三插足的俗套,未免太过肤浅。《大江大河2》的妙笔,就在于“金州女婿”这一身份上。

在宋运辉与李司长的交锋中,已经点出金州的传统——李司长是闵忠生的大舅哥,金州的女婿。而闵忠生和宋运辉,也都是金州的女婿。被路司长赶回来,“金州女婿”宋运辉就遇到了难题。老丈人程厂长退休被怠慢,既没有欢送会,车也被收了,是大舅子骑着自行车把他接回家的。宋运辉不解,闵忠生为何这样对待程厂长?从程家一脸为难、欲言又止中,得知都是因为自己东海项目一事受到了牵连。

宋运辉要与闵忠生理论,程厂长认为自己被怠慢不重要,当务之急是解决开颜哥哥的岗位调动问题。宋运辉看老丈人因为自己受到了连累,心中歉疚,从不愿意求人的他去找了闵忠生。宋运辉走到闵家门口听到夫妻吵架,一句“陈世美”交代了闵忠生的当下处境。闵忠生出门撞见宋运辉一脸尴尬,两个“厂女婿”心照不宣。

宋运辉“问责”闵忠生关于程厂长退休被怠慢的问题,闵忠生却告诉他这是程厂长自己拒绝的,原来这是一处老丈人演给女婿的“苦肉计”,为的就是防止飞黄腾达的厂女婿“翅膀硬了”,厂女婿带着愧疚以后能帮程家多办事。宋运辉虽然还是解决了大舅哥的工作问题,但心已经寒了,想着也要调来东海的程开颜,觉得她变了。这一段信息量很大,让宋运辉与程家的隔阂初见端倪,为后续情感之变做铺垫。同时也体现了宋运辉的成长,他不仅掌握职场上的应对技巧,也勘破了人性和人情。

为你推荐